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会员专区
海扶新闻
媒体报道
通知公告
海扶故事
视频欣赏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海扶新闻

《重庆日报》报道——中国原创的海扶样本

导语:

    11月2日,《重庆日报》以《中国原创的海扶样本》为题再次对重庆海扶(HIFU)技术有限公司进行了专题报道,并邀请海扶公司董事长、重庆医科大学教授王智彪担任“原始创新,中国如何后来居上?”话题栏目的嘉宾,与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张燕生、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华南理工大学客座教授周道生、重庆市科委主任周旭等共同探讨了中国怎样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原始创新模式等问题。

来源:《重庆日报》  2010-11-2

地址链接:http://cqrbepaper.cqnews.net/cqrb/html/2010-11/02/content_1269614.htm

     

核心提示

   “十二五”规划建议提出,中国要“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而构建创新型国家的基石,则是无数个创新型企业、创新型机构。当大多企业正为如何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而犯难时,重庆海扶走出了一条值得借鉴的路。
   从实验室到今天,海扶人已经走过了22个年头。
     不曾动摇、耐得住寂寞,海扶开创了医学史上的一个新纪元:无创治疗。

锋 线 

创新是唯一永恒的生存法则

    对于1970年代后出生的成年人来说,Walkman伴随着自己走过的,是一生中最美的时代。而这个时代,将从2010年10月起,被永远地尘封于记忆中。索尼宣布:Walkman停产!
    索尼在1979年开始生产Walkman。这种便携磁带播放装置的诞生,不仅催生了一个新兴产业,加速了全球唱片业的崛起,更是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在过去30年中,索尼在全球销售了大约2.2亿台。
    2001年,当苹果公司CEO乔布斯骄傲地向全世界展示iPod时,也同时敲响了Walkman的丧钟。iPod杀死了Walkman。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全新的数字音乐时代。
    新的问题是:30年后,iPod又会被什么取代呢?
    在这个千变万化的世界,没有任何商品可得永生。唯一永恒的生存法则是:创新!
    历史就这样残忍并有趣。纵观世界经济百年风云,德国、前苏联、日本都曾领一时风骚,对美国发起过一轮轮挑战。但超越的那一天迟迟没到来。倒是“老二”自己,被后来者一次次成功超越。
    当德国大众在汽车行业好不容易赶上通用、福特时,美国的惠普、戴尔却在计算机领域确定了自己的领先地位;当日本索尼、东芝,敢与惠普、戴尔分庭抗礼时,美国的苹果、谷歌又在互联网领域闯出一片天地……这或许是“老大”与“老二”的差别———“老二”们习惯于在一个既有产业追赶,而“老大”却不断开创一个又一个全新产业。
    2010年,中国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中国会打破“老二魔咒”吗?
    现实容不得丝毫乐观。中国经济仍处在微笑曲线最底部,中国工人要生产差不多8亿条牛仔裤,才可勉强换回一架空客飞机。
    2010年10月颁布的《国务院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提出,坚持创新发展,将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培育成为先导产业和支柱产业。在10月27日公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十二五规划的建议》中提出,“深入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和人才强国战略,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推动高技术产业做强做大”。
    正如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所说,原始创新是一个国家竞争力的源泉。有史以来,中华民族便是个富于创新的民族。印刷术、火药和指南针改变了世界事物的面貌和状态。但遗憾的是,近代中国或固步自封,或外强入侵,屡次与科技革命失之交臂。
    次贷危机,给了中国前所未有的机遇。在这场以应对危机为出发点的世界产业重组、谋求发展方式转变的深刻变革中,中国第一次和世界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据研究,在过去10年,以美国为代表发达国家在生物技术、纳米技术、污染及废物管理等领域的研发专利申请量,以-20%的速度递减。这更是强化了中国在新兴产业上超越发达国家的预期。
    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一条大国崛起的蓝图已经绘就。在这种背景下,剖析原始创新的内在规律,之于“中国创造”乃至中国经济社会转型均极具价值。

    所谓时势造英雄。关注海扶,不仅仅是关注海扶本身,也并非要证明海扶多么了不起。关注海扶体现了这个国家的一种积极姿态———关注在国家转型过程中的企业样本价值,关注一个永恒的生存法则:原始创新!

 

中国原创的海扶样本
 

     

 
海扶底气  
海扶的字典里,市场占有率的概念根本不存在
  
     1995年,王智彪第一次出国之前,很当回事地报名参加英语培训。
  培训老师重点讲了两条:一,吃饭的时候,实行AA制是老外的风格,别太在意;二,你出门的时候,他们把门摔得啪啪响,要理解,这是老外的习惯。
  出国归来,王智彪感觉:培训老师说得没错,西方文化就是这样。
  2005年,王智彪和团队到德国参观一家著名企业。
  一下飞机,唰,对方团队从一号人物到二号人物三号人物全都到场迎接,住宿已安排妥当。连吃饭的地方,都是煞费心机地安排在一个需要一个小时车程、有300多年历史的饭店。
  最有趣的是,这次吃饭不是AA,而是老外付费。
  人还是原来的人。不同的是,在王智彪担任董事长的海扶公司,已不再是寂寂无名的小作坊,而是一家将产品出口到欧盟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高科技企业。
  打入欧盟市场并不容易。
  2002年,“海扶超声聚焦刀”首次出现在牛津大学丘吉尔医院。
  “用中国产品治疗英国病人,你认为可能吗?”一位英国医生诘问。
  王智彪答:“当然可能,我们在中国已做了几千例临床手术,效果都很好。”
  “在中国做1000例,不如在我这里做1例。”对方很不屑。
  王智彪强压住怒火,应道:“好,就在英国做。”
  结果让英国人心服口服。完成第30例肝癌和肾癌临床治疗后,牛津大学在出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中国的超声治疗技术是安全、有效、精确的”。正是这份报告,帮助海扶叩开了欧盟大门。
  好消息接连不断。2010年9月14日,海扶公司的俄罗斯代理商传来消息:设备在俄罗斯中央银行医院使用效果非常好,并决定明年再引进二十多台。
  当记者问“海扶超声聚焦刀的市场占有率是多少”时,王智彪底气十足:“海扶的字典里,市占率的概念根本不存在。生产海扶超声聚焦刀的企业,全球仅此一家。”
  
医学之惑  
尊重生命应从尊重器官开始
  
     世界卫生组织对医学的定义是“拯救生命,增进健康”,“只有这两项一起存在,才是医学的目的。而往往,我们拯救了生命,却摧毁了健康。”
  一直以来,人类治疗肿瘤几乎都是采取手术方式,开颅,高位截肢,大面积切除乳腺、子宫、肝肾胃等。而人体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每一个器官都不可替代。
  尊重生命应从尊重器官开始。
  20世纪中叶,美国科学家做了个梦:用超声波从体外对患者进行外科手术治疗。从“大创”到“微创”,从“有创”到“无创”,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必然趋势。
  无创治疗又谈何容易?就像电筒,只有把光聚起来,才能照明。超声波进入人体后,也会产生反射、折射、衍射,聚焦无法完成,能量无从聚集。
  梦终究是梦。
  1988年,王智彪在一次实验中发现,超声波达到一定量可致使胚胎死亡。“能否将超声波用于疾病治疗,比如肿瘤?”王智彪灵机一动。
  1992年,王智彪团队开始着手研究超声波对肿瘤细胞的生物学效应。他和伙伴们买来牛肝和猪腿,把超声波一点一点地打上去,再一片一片地切下来寻找凝固性坏死点,不断地重复试验。一个个难题横陈于前:超声波发声面与聚焦点横截面之间的合适比值是多少?聚焦点横截面直径控制在什么范围最佳?
  此时的中国,正热衷于成为“世界工厂”,规模以上企业93%没有研发支出。但细心的人也发现,一场积极的、深刻的变化正在发生。1988年,华为在深圳创立;联想在香港开起了“分店”。1992年,联想推出“1+1”品牌,首次让中国人明白了,原来电脑还分“家用”和“商用”;而华为的销售额则首次突破亿元大关。
  对于这一切,实验室里的王智彪当时全然不知。
  他不曾想,这一波高科技产业化浪潮,有一天也会打到自己身上。
 
绝境逢生   
上帝给王智彪团队开了一扇门
 
  试验一做就是6年。
  平均每年,王智彪们要买一吨牛肝和猪腿来做试验。
  “直到有一天,上帝说我们太辛苦了,给我们开了一扇门。有一头猪的肾脏凝固性坏死打出来很漂亮,皮肤都没有损伤;打到肝脏上,其他的也没损伤,这是1毫米的凝固性坏死,边界很漂亮。完整的无创治疗的概念出来了!”
  1997年底,世界上首例超声波聚焦治疗恶性骨肿瘤的无创手术在重庆医科大学实施。“像发射卫星一样,十、九、八、七…开始!‘啪’的一声,第一枪打下去,深部组织焦点的变化看得清清楚楚———我现在还能记得那个情景,难以形容的美好感受。”
  手术成功了!
  伴随喜悦一并的,还有愁滋味。是时,王智彪团队是一个集超声治疗学、肿瘤学、电子工程、机械工程和计算机工程为一体的十来人的课题组。1994年,因为缺钱,眼看就要支撑不下去了。
  当时,全国有十几家厂生产B超产品。于是,王智彪和同伴们就一家一家登门拜访,向对方描述无创治疗的蓝图。要求也很简单,“我无偿地提供技术,你们生产出了产品,卖了钱,再支持我们搞科研”。
  无一例外,厂家的回答皆是:No!
  1995年底,王智彪团队得到消息:国家“九五”重点科技攻关计划和国家自然科技基金委员会,分别公开招标200万元和70万元的重点科研项目。课题组当即定下目标:争二保一!
  目标很狂妄。在市科委的支持下,两个项目居然全都被王智彪团队拿到了!
  市科委也高兴,一口气又给配套了200万元。课题组起死回生。
  1998年,课题组在高新区南方花园H栋的底楼,租了1/5、约莫200平方米,四周用塑料帘子拉起来,便成了厂房。公司起名“海扶”,既有“高强度聚焦超声”(High Intensity Focused Ultrasound,HIFU)肿瘤治疗系统的意思,也有“生命起源于海洋、救死扶伤”的意思。
  一群重庆科学家,就这样成为了中国高科技产业化大潮中的一朵浪花。
 
衔玉而生
一个新时代,就此开启
 
  1999年,第一代海扶超声聚焦刀诞生;
  2001年,“首届超声治疗国际年会”在重庆举行,“国际超声治疗学会”秘书处在重庆医科大学落户。时任国际超声治疗学会主席盖特哈尔女士说:“全球在超声无创治疗领域所做的工作,加起来还没有中国海扶做的多”;
  2002年,海扶超声聚焦刀出口英国,改写了中国没有自主知识产权大型高端医疗器械出口的历史;
  2004年2月,美国科学促进会把超声治疗评为全球科技重大前沿问题……
  衔玉而生。海扶从诞生之日起,便备受关注:
  早在2005年10月,时任国家商务部长薄熙来就对海扶表示出强烈兴趣。《重庆日报》曾报道:在听取了工作人员有关超声无创治疗技术的介绍后,他迈步上前,翻看用于实验的动物肝脏,并对海扶超声聚焦刀的神奇效果大加赞赏。并表示,将全力支持海扶的开发、出口和国际合作。
  市长黄奇帆曾批示:海扶是重庆的宝贝,要尽快做大成产业。
  原高新区管委会领导团队,连续3年的除夕都是在海扶度过的。海扶没厂房,高新区出面协调,以最低的价格租给海扶。
  周旭履新市科委主任,还没来得及去报到,第一站便去海扶“现场办公”。
  市发改委主任杨庆育,为了帮海扶争取到国家工程研究中心的设立,先后往北京跑了8趟。
  市卫生局代表政府向海扶采购了价值2000万元设备,到80多个乡镇进行推广……
  事实上,海扶的故事,只是这个伟大时代下的众多动人故事之一。
  在海扶诞生后不久的1999年8月23日,全国技术创新大会召开。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强调,“全面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大力推动科技进步,加强科技创新,是事关祖国复兴和民族振兴的大事。”
  “十一五”规划首次把增强科技自主创新能力、建设创新型国家作为一项国家战略提出。
  次贷危机后,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号召,要“审时度势,科学谋划,顺势而为,全力建设创新型国家”。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发现:世界产业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全球化、知识化、信息化、网络化的新时代逐步到来,有别于以往工业革命的新型人类文明形态正在形成过程中。
  “十二五”规划建议提出,要“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
  一个新时代,就此开启!
  王智彪算了一笔账,仅就资金支持而言,最近十年,国家和重庆市对海扶科研的支持高达2000多万元,从而带动了海扶2.4亿元的研究经费投入;国家发改委投了2500万元,重庆发改委投了1000万元,从而带动了海扶1.1亿元建设基地。
  海扶的原始创新因此获得长足发展,截至2010年8月,海扶先后获得46件国际发明专利、83件国家专利,被列入“973计划”。
  在一次学术会议上,王智彪不无感慨地说:“我在重庆得天独厚。”
 
产业化冲动    
任何拔苗助长的行为,都可能令其夭折
 
  按照李长春的说法,海扶要致力于“做优、做强、做大、做久”。
  “这既是原始创新的内在逻辑,也是原始创新的经济关系,连顺序都不能变。”在王智彪看来,在没有做优做强之前,任何拔苗助长的行为,都可能令其夭折。
  1999年9月,《人民日报》刊发消息称,深圳某公司推出一项通过人眼虹膜自动识别人们身份的高科技成果,使我国在人体生物特征身份识别研究技术方面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然而十年之后,当记者通过百度搜索该公司信息时,几乎没有关于虹膜识别的片言只语。这家一度被视为国之骄子的企业,已泯然为平庸的IT代理商。
  北京某企业,也曾致力于超声医学研究。多年后,公司沉溺玩资本,并成功登陆纳斯达克,赚了19亿元人民币,而在专业领域却建树不多。在美国上市的3年后,该公司因产品技术落后而未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生产许可。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在海扶的成长史上,也一度有过快速产业化的冲动,引进了国内某大型资本,以期解决研发经费、产业理念、机制模式、管理等问题。
  可不到半年时间,资方和原始创新团队的矛盾爆发。
  公司搞基础研究,财务总监称“砍掉,这个花钱”;科学家想买一个好相机照标本,财务总监称“不行,太贵”;海扶的临床中心刚刚建立,“那个东西老花钱,医生要支付工资,砍了!”资方认为,搞研究太费钱,他们希望迅速产业化,迅速上市,迅速完成资本积累。
  矛盾加剧的结果是:不欢而散。
    “原始创新是一个大系统,其生命力来自于自组织,要打破自组织,也是在自身的发展中逐渐打破。而依靠外力来打破自组织,往往会适得其反。”王智彪说。
  德国理论物理学家H. Haken认为,组织可分为两类:他组织和自组织。系统按照相互默契的某种规则,各尽其责而又协调地自动地形成有序结构,就是自组织。而一个系统自组织功能愈强,其保持和产生新功能的能力也就愈强。
  此后,海扶坚定了一点:绝不急功近利。
 
市场新丁     
海扶的每个问题几乎都是重庆乃至世界第一次碰到
 
  “领域性原始创新是系统工程,不是一蹴而就的,要培育病源市场、设备市场、医疗市场,同时要实现医学和工程的结合,形成产学研资相结合模式。”重庆医科大学校长雷寒说。
  重庆市卫生局局长屈谦认为,“作为一名开路者,海扶的每一个问题几乎都是重庆乃至世界第一次碰到。”
  纪录片《大国崛起》中讲了个故事:GE公司创始人爱迪生发明了电灯泡。为了推广电灯泡,有人专门修了一座庄园,但最后,发现这种模式不适宜推广。因为,庄园的旁边有条小溪,溪边修了个发电站,庄园才有电可用;而如果你在别的地方再修庄园,又要新修发电站,成本不就高了?否则,电怎么传输呢?电网怎么搞呢?谁来搞呢?
  要想做强做大,海扶也必须过五关斩六将。
  第一关,生产关
  一种新产品需要不断改进、完善。一般而言,医疗设备更新周期是3—5年。
  第二关,临床方案关
  一个治疗方案的完善需要几十上百年时间,而海扶才刚刚起步。
  第三关,人才关
  在海扶超声聚焦刀面世之初,全世界会使用该产品的医生,仅限于海扶公司的几十号人。没人会操作,就等于没有市场。
  第四关,政策关
  中国大型医疗设备几乎都是从国外引进,“物价医保”是参照进口价格制定的。外国生产不出海扶超声聚焦刀,中国在制定“物价医保”时也没有参照系,难以制定。而因为没有“物价医保”,致使患者使用成本较高,也极大地影响了海扶超声聚焦刀的市场化。
  经过十多年的政府公关,自重庆在全国率先将海扶超声聚焦刀纳入物价医保体系起,也仅有1/10的省市解决了物价医保问题。海外市场同样不容乐观。目前仅有英国、韩国、西班牙和俄罗斯等国家把海扶超声聚焦刀纳入医保体系。
  第五关,观念关
  人们常常有这样的疑问:“海扶是什么?”
  人们已经习惯开刀治疗一百多年了。面对无创治疗和海扶超声聚焦刀,他们“有理由”对其安全性和功效提出质疑,“不开刀的技术,能治病吗?”
  对于海扶而言,最重要也是最难逾越的困难,是改变世人的观念。
  
春天将近    
随着宣传的持续展开,一种倒逼效应正在形成
 
  “原始创新最需要时间,最大成本要素也是时间。”王智彪说。
  第一代商业化B超在1960年生产出来,而直到1980年代后期,国外才开始推广;瓦特发明蒸汽机,而真正的大规模运用是在发明后的第38年才开始。
  据统计,原始创新技术从实验室到被大规模应用,一般需要25到30年。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10年,海扶已经走过了22个年头。按照原始创新的时间规律,春天即将到来。
  2010年8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在海扶视察,听取王智彪汇报。当得知海扶在市场推广方面面临困难时,李长春讲,“我给你支招”,“今天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新闻机构的负责同志都来海扶调研了,你们要从不同的切入点专题反复报道海扶超声聚焦刀”。
  9月3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发了题为《中国领跑“无创治疗”》的长篇通讯,中央电视台也在9月4日播报了题为《海扶刀———中国人将无创治疗从梦想变为现实》的新闻。新华社、经济日报、中国日报等媒体也相继跟进。
  重庆市委随即号召,媒体要不遗余力做好对海扶超声聚焦刀的宣传。
  随着宣传的持续展开,一种倒逼效应正在形成:以病源市场带动医疗市场,以医疗市场带动设备市场。
  可以想象———
  A病人到医院,问:有海扶超声聚焦刀吗?
  医生答:没有。
  B病人来了,问:有海扶超声聚焦刀吗?
  医生答:没有。
  C病人到医院,问:有海扶超声聚焦刀吗?
  “如果这个时候,医生再回答没有,病人的心都凉了。”王智彪暗自乐了起来……
  前面,是一条铺满鲜花和荆棘的路,海扶怎么走,能走多远,不得而知。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中国,还将有无数的“海扶”,踏上原始创新这条路。
  
链 接
  超声聚焦产业价值几何?
  超声聚焦技术已被运用到乳腺癌、骨癌、肝癌等医学治疗领域。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它还可以延伸到任何有创治疗领域,包括恶性肿瘤、良性肿瘤、炎症、皮肤病、康复保健、美容,以及环保领域。超声聚焦产业究竟价值几何?以子宫肌瘤为例,目前,全国有6500万妇女患有子宫肌瘤,每年通过开刀切除的患者达150万,以人均花费1.8万来计算,仅中国每年就有近300亿的病源市场,可以拉动设备销售市场高达数十亿元。而如果将超声聚焦技术全方位运用,其市场价值将高达千亿美元。
   
   
 
招贤纳士 | 网站地图 | 乘车路线 |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子宫肌瘤网 重庆医科大学 新华网专题 海扶国际网站 重庆海扶医院 世博会专题 超声医疗国家工程研究中心 更多>>

版权所有:重庆海扶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7-2010 haifu.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0015385号 

                                                   

技术支持:聚商网络